现在时间是:
当前位置:首 页 >> 文学>> 小说故事>> 文章列表

防汛抗洪,默默承受的生命之重

作者:常魁星   发布时间:2020-07-25 20:42:52   浏览次数:66

中国新文艺网(曹莉)窗外,大雨倾盆。我独自带着两个孩子在家。一次次走到窗前,看着外面的雨出神。

孩子的父亲曹飞自汛期以来一直在一线值守。往现场调拨、运送各类救灾物资,经常和大家一起扛。到了防汛抗洪最吃劲的关键时刻,能多干一点,就能赢得与时间赛跑、与洪水较量的主动权。

有一次,他的同事偷偷拍来一张曹飞倒在物资堆上短暂休息的照片,我禁不住留下了泪,并骄傲的告诉孩子,你爸爸是好样的。

当我把手机里的照片给孩子看时,不只是教育孩子感受防汛抗洪的艰难、他们父亲的不易。也勾起我成长岁月里对防汛的深刻记忆。

我的父亲曾在基层乡镇工作二十多年。在我童年少年时代,防汛是挂在父亲嘴边最多的字眼之一。庐江地处于长江流域,历史地理气候因素决定了每年的防汛抗洪,是一件关乎人民生命安全、决定地区发展安危的头等大事。

1991年,即将小学毕业的我遇上了那年的突发大洪水。父亲其时三十多岁,是乡党委书记,在大堤上坚守了一个多月,吃住在前线。正所谓少年不识愁滋味,我还在家里暗自庆幸少了一个管着我的人,每天优哉游哉,还特别向往乘坐老家的小船,感受无拘无束的新鲜和刺激。直到有一天,父亲拎着沾满泥巴的鞋子,赤脚走进家门时,吓了我一大跳。父亲又黑又瘦,满脸长胡子,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十岁。我和弟弟还暗自笑他像马克思。

夜晚,父亲检查我们的暑假作业时,也会说一说他防汛抗洪时故事。在水里艰难行走时,他们会时常不小心踩到水蛇。露在水面上的树枝,也经常爬满了蛇。听着听着,我都被吓得捂起耳朵。

如果说,懵懂成长的岁月长河里,因为父亲的亲身经历,让我对防汛抗洪有了最初最深刻的印象,那我长大成家后,丈夫和公公都是水利人,命运又一次将我和洪水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

2016年暑假,大宝曹韵琦即将读小学四年级,曹飞在县防指工作。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是6月30日,是礼拜五的傍晚,天空突然电闪雷鸣,狂风暴雨。下午上班时,我还从越城路趟水过来上班。下班时,越城路的水位已淹到腰部以上了。没办法,我只好转道文昌路,硬着头皮向东走,准备从实验中学那边穿过去。

正当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在校园内,一个中年男子扛着自行车边从后门往回走,边善意的提醒我,这边水太深了,你过不去,从外面绕吧。

从小害怕打雷的我,只得原路返回,从文昌路继续往文明路走,再辗转向大菜市趟水绕回家。一路上,黑云压顶、雷电交加、水深齐膝、行人匆匆。原本可能半个小时的步行路程,那天硬是走了接近两小时才狼狈不堪地赶到娘家。一路上,既紧张又委屈,要是曹飞在多好啊。可我知道,他回不来,也帮不了我。

那段时间,家里时常停电停水,我们胆小的娘儿俩也开始了长达四十余天食宿不定、“漂泊流浪”的日子。我细细想想,包括那一天冒雨涉险回家的经历在内,其实和丈夫以及我的公公这对“父子兵”比起来,算不了什么。尤其是公公那时已经年过六旬,退休在家。到了防汛抗洪的危急时刻,他主动请缨出山,根据多年深耕水利工作领域、防汛治水抗洪的经验,协助县防指谋划部署,和一帮干部群众整天战斗在一起守卫大堤、转移群众。

“老干部、新榜样”,公公的性格我了解,只要党和人民需要,无论多么艰险,他总会义不容辞挺身而出,毫无保留地贡献自己的余热。

今年防汛抗洪形势格外严峻。7月17日至7月19日上午期间,我县平均降雨量达284毫米,部分地区24小时降雨量突破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极值。几乎是一夜之间,城乡一片汪洋,全县上下立即进入紧急“战时”状态。

县领导打电话给了退休七年多的公公,再次请他出山督战。年近七旬的他终日坚守在县防指,每天晚上七点半准时参加调度会,分析汛情,提出合理性建议,经常奔赴防汛一线,完全忘了自己的年龄……曹飞所在的部门主要负责全县防汛物资的接收、保管和分配等工作,更是忙得不可开交。每天有大量防汛物资周转,吃住全部在单位,天天不分昼夜连轴转接力干。四五天顾不上洗澡,有时回来洗个澡几分钟又走了,只剩下小儿子卷卷眼巴巴地看着爸爸远去,背后传来一阵稚嫩的呼喊:爸爸,你还没吃晚饭呢,小心一点。

“他才三岁啊,怎么比我当年就那么懂事呢?”看着可爱的卷卷,我的泪眼里恍惚浮现出父亲当年满脸的络腮胡子,还有那双沾满泥巴的鞋子。






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2020    中国新文艺网(新文艺网)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自助建站 | 领地网站建设 |短信接口 |燕窝 版权所有 © 2005-2020 lingw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5